变压器

主页 > 变压器 >

假睫毛销量暴涨4成 美瞳品牌1年融上亿
更新时间:2021-10-24

  即便这样,也不能阻挡爱美人的需求。从美妆、口腔正畸、美白,再到假发、假睫毛、美瞳,口罩在脸,颜值经济照旧发烧。

  近日,双十一假睫毛销量暴涨火上热搜。有厂商告诉铅笔道,双十一更是为其带来了30-40%的订单增长,即使每天出货近2万盒(每盒3--10对)假睫毛,依然跟不上市场的需求。

  同为眼睛的“颜值经济”中的美瞳行业,在资本市场上更是先行一步,CoFANCY可糖、可啦啦、MOODY在近一年时间里相继完成融资,站在它们背后的都是红杉中国、真格、经纬中国等一线机构。

  一位美瞳品牌创始人公开表示,“最近几个月,都是投资机构主动找我们要投资,整个赛道很热。”

  其实,即使商家赚得盆满钵满,但一直以来,无论是假睫毛,还是隐匿在朋友圈中的美瞳商家,都绕不开一个问题,那就是“品牌化”。“杂牌子”“小生意”,往往是外界对其的定义。

  商家们如何实现品牌化的发展,提高品牌的影响力、用户忠诚度,让用户粘性带来的持续复购,成为共同面对的问题。

  注: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,论据难免偏颇,不存在刻意误导。

  手机、小家电、化妆品、零食、服装……除了这些往年双十一舞台的常客之外,假睫毛的销量也借助双十一迎来一波暴涨。

  据央视网报道,双十一备战期间,一家青岛平度的睫毛厂家透露,假睫毛处于爆单状态,每天稳定输出1万盒左右。订单量比平时增加40%左右。

  如果说,拥有超过5000家假发相关企业的许昌是全球的“假发之都”,那么青岛平度就是“假睫毛之都”“假睫毛源头产地”,这里聚集着两三千家假睫毛生产企业,大到年产值数亿的工厂,小到家庭作坊,密密麻麻。

  平度这个约占青岛总面积3/10的小城,早在2016年生产的假睫毛产值就达到57.3亿元,年消费者达10亿人次。不仅供应着全国市场中70%的假睫毛,还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70%。

  假睫毛这个时髦产品的兴起,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。那时,不少生产假睫毛的韩企在青岛开设工厂。这项技术也因此流入青岛,有着敏锐嗅觉的“睫毛一代”们便把这门生意带回了小城。

  而现在,“睫毛二代”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,用新的经营理念与渠道将假睫毛的生意改造、升级。

  李果就是其中之一,身为90后的她大学刚毕业就从父辈手中接下这门生意。早在上学时,她就多次劝说家里的长辈,老一套的经营方式行不通了,竞争越来越激烈,供应商需要转变打法。

  第一代创业者总是吃尽红利的,当年她的父亲只用了几个月就买上了车,20多年前的年收入就能达到20万元。一夜之间,这个赚钱的秘密就捂不住了,惊喜若狂的小城人争相进入这个行业。小城的假睫毛开始销往全球,包括俄罗斯、美国、加拿大、巴西、韩国、日本、南非……

  这些年来,虽然在全球市场上不缺订单,但李果这两年却察觉到,做假睫毛的企业越来越多,无论线上线下,竞争都愈发激烈,“每年都觉得难,而且是越来越难。 ”

  据天眼查App信息显示,2019年,我国全年新增551家假睫毛相关企业,年注册量达到历史最高。截至2020年11月10日,以工商登记为准,我国今年已新增494家假睫毛相关企业,同比去年上涨4.9%。

  生产流程虽精细又繁琐,但假睫毛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技术门槛。这些流程和工艺,在当地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,竞争加剧成为一种必然。

  作为年轻的接任者,李果有着深刻于肌肤的互联网烙印,她接手后将父亲的线下生意搬到了线上,通过线上平台创造了更大的增量,小工厂已经发展为大公司。

  “公司在网上开店,都不需要自己去跑客户。”2014年,李果试水开了一家淘宝店,很快凭借一个假睫毛单品,一天的利润就有上万元。“感觉找到了公司发展的金钥匙。”她说道。

  2017年以来,李果有超过50%的订单都是来自线上。但主力客群依然在线下,很多外贸公司还是习惯跑到平度当地转一圈,跑到厂房大院里,仔细对比当地假睫毛工厂的生产线、做订单的实力。

  如今,李果每年至少能接到一两千万对假睫毛订单。今年,天猫双11更是为其带来了30-40%的订单增长,即使每天出货近2万盒(每盒3--10对),产品依然跟不上市场的需求。

  美瞳市场一度被质疑,让消费者心生畏惧。在过去,以微商、地摊、美甲店、美妆店为主要销售途径的美瞳市场缺乏市场秩序,美瞳品牌鱼龙混杂、美瞳产品质量参差不齐,假货事件时有发生,用户投诉也越来越多。

  而今,市场正在悄悄发生变化。随着政策监管的落实,美瞳产品品质有了保障,加上视客眼镜、美瞳汇等美瞳电商,以及可啦啦、MOODY、4iNLOOK等美瞳品牌的崛起,美瞳市场不断壮大,市场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,美瞳产业也步入发展快车道。

  2019年开始,美瞳赛道发展如火如荼。资本频频注入可啦啦、MOODY等国产美瞳品牌。于2019年11月成立的CoFANCY可糖已完成两轮融资,投资方来自红杉中国、线月,新国货美瞳品牌MOODY宣布完成天使轮及A轮融资,共计6000万元,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、源码资本、高瓴资本、梅花天使创投。

  2020年10月,成立9年的国产彩瞳品牌可啦啦宣布,已连续完成Pre-A轮及A轮融资,累计总金额近亿元,投资方为峰瑞资本和KIP资本。对于融资前景,可啦啦创始人赵松耿曾对外表示:“最近几个月,都是投资机构主动找我们要投资,整个赛道很热。”

  美瞳是彩色隐形眼镜的别称。因为属于三级医疗器械,经销商需要有一定资质才能销售,所以美瞳的入行壁垒非常高。

  但实际上,美瞳和彩妆很像,都经历了功能性向装饰性的转变。以前美瞳更受近视眼群体关注,属于矫正视力所需功能性产品,而现在,美瞳用户面向所有人群,关注修饰、美妆功能,更偏向使用日抛产品,快消品属性愈发明显。不同心情、不同场合都有不同花色的美瞳匹配,也催生了巨大的市场需求。

  《2020年中国美瞳隐形眼镜行业分析报告》显示:在2019年4.8亿近视配镜人口中,美瞳隐形眼镜市场总零售额约达88亿元,在整个市场中占比相对较高。预计未来将保持每年7%的增长速率,到2023年,我国美瞳隐形眼镜市场总零售额将达到120亿元。

  另外,据阿里健康联合CBNData的数据,七成线上购买隐形眼镜的人购买的是美瞳,美瞳增速远超隐形眼镜整体增速。

  同样,在销售渠道上现在的新兴美瞳品牌也在猛攻线上,仅有少数美瞳有线下专营店。

  美瞳的销售渠道很分散,除去以天猫为代表的电商平台、线下门店、集合店、药房,大部分美瞳重度用户仍然在通过微商渠道购买,也就是俗称的“找瞳代”。

  目前,微商约占美瞳全渠道的45-50%,线%,线下店中大部分是药房,剩下的线上部分主要集中在天猫、手淘、小红书等。

  今年年初,突如其来的疫更受重创线下隐形眼镜市场,线上渠道成为美瞳品牌较量的“赛道”。

  据悉,可啦啦是最早进驻天猫的中国彩瞳品牌之一,连续5年销售额都翻倍,天猫旗舰店年销售额过亿;MOODY被评为今年美瞳界“黑马”,上线月)天猫旗舰店销售额就突破了2000万元;Cofancy可糖3月份刚启动天猫店,现在销量最高的三款产品月销量分别为1.5万+、2.5万+、3万+,在天猫店月销售额超800万。

  其实,即使商家赚得盆满钵满,但一直以来,无论是假睫毛,还是隐匿在朋友圈中的美瞳微商,都绕不开一个问题,那就是“品牌化”。“杂牌子”“小生意”,往往是外界对其的定义。

  事实也确实如此,从整个美妆行业来看,虽然中国的假睫毛行销全局,但是从产业的角度去看,并不算发达。欧莱雅、植村秀、MAC、Make Up For Ever等国际美妆品牌的假睫毛产业链条更多地集中在印尼的爪哇省。在印尼,女工们从事着和平度女工类似的工作,她们每制作一副假睫毛,只能赚到8便士(约0.8元人民币),最终品牌方却能在市场上卖出5.95英镑(约50元人民币)。

  除去一层层生产成本、经销成本之外,假睫毛更多的价值体现在品牌溢价中。但在中国假睫毛市场20余年的发展中,被大众广泛知道的品牌并不多,除业内人熟悉的月儿公主、梦鹿之外,很少有中国的假睫毛品牌。

  品牌化的问题,在美瞳领域同样存在。国产新型美瞳品牌固然可以通过激进的营销投放,不错的质量和性价比实现快速起量,短期增长。但无庸置疑,品牌的长期增长还是取决于品牌的影响力,用户忠诚度,以及用户粘性带来的持续复购。

  有行业人士认为,国货美瞳的发展有两个困难点:一是品牌差异化不明显;二是供应链普遍不稳定。

  虽然近些年国货美瞳品牌如雨后春笋一般,频频破土而出,但仔细研究它们的产品会发现,这些美瞳品牌的镜片花纹差异度普遍不明显,而且包装同质化现象极为严重。

  千篇一律的花纹,大同小异的包装,虽然美瞳公司们在努力做品牌,但目前的品牌认知度远没有它们期待的那么强。

  供应链方面,美瞳的制造难点在于产品质量很不稳定,哪怕是同一抛型,每个工厂的出厂颜色和直径都会有些微区别。对于美瞳品牌来说,目前的解决方式只能是和工厂进行深度合作,一个工厂只做一个抛型。

  “假设你有1000万想做一个美瞳品牌,至少要先花300万在寻找合适的供应链上。”在业内人士看来,做美瞳,和营销一样费钱的,就是维护供应链。

  尽管困难再多,也不能否认,假睫毛、美瞳等眼睛上的颜值经济在快速发展。从美妆产业到JK制服、假发、口腔正畸美白,再到假睫毛与美瞳,始终离不开消费者的颜值经济变革。颜值是一门从头到脚的生意,可以确认的是,未来一段时间里,围绕颜值的红利与争夺将会长期持续下去。商家们如何实现品牌化的发展,成为共同面对的问题。

  新一代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入局者正在试图改变这种状况,如今,李果对于自家公司的构想已经不只是电商矩阵。在未来,她还想要打造一个新的假睫毛品牌,打造一家独立的直播公司,24小时直播带货假睫毛。

  美瞳创业者们已经先行一步,很多商家正在用护肤产品的逻辑去做美瞳,通过品牌运营和私域流量将消费者和品牌长期绑定在一起。

  注:文/铅笔道,网站:铅笔道,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。

  【版权提示】亿邦动力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版权疑问、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

  每日报告分享,权威报告发布,直播带货、私域流量、跨境电商、DTC…行业干货、数据研报、趋势报告…

  7月15-16日,亿邦未来零售大会第二场空降【常熟】,畅谈数字化击穿品牌力、用户力、产品力,报名从速

  2020年11月11日有些特殊,疫情年的消费大考暗含着太多的信号与隐喻。从十月下旬开始,这场足足持续了22天的购物狂欢,京东11.11到底交出了一份怎样的答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