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压器

主页 > 变压器 >

葡萄之乡假睫毛年产值40亿! 全球七成假睫毛产自
更新时间:2021-10-24

  与往常一样,早上8时,王海波就打开了自家假睫毛展示大厅的门锁,等待外贸公司前来运走成品的假睫毛。王海波与妻子李钟秀经营的博秀假睫毛公司的展厅,位于大泽山镇政府驻地的主要街道上。同样是在上午,离王海波公司不足500米的青岛市长乐星眸睫毛工艺品厂内,几名工人正在装车,将成品的假睫毛运往青岛再出口到海外。

  2019年、2020年,大泽山镇假睫毛年产值均达到了40亿元人民币,而全球7成假睫毛都出自该镇。实际上,大泽山这个以葡萄产业著称的小镇,每年假睫毛的产值是葡萄产业的6倍之巨!如今的葡萄之乡,假睫毛已登台唱起了主角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天下假睫毛之乡”。

  今年39岁的王海波是潍坊人,大学毕业后的他曾在寿光从事销售工作。在王海波看来,如果不是因为妻子,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假睫毛市场的商机,与假睫毛从未有过接触的他不会从寿光来到平度大泽山镇。

  “妻子的老家在大泽山镇。”王海波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,“岳父岳母是开假睫毛工厂的,受他们的影响,我从寿光来了大泽山。”

  王海波说,来大泽山之前,妻子从青岛农业大学毕业后在青岛市区的一家外贸公司上班,因为两人常到大泽山的岳父母家,发现假睫毛背后的商机后,两人决定到大泽山开假睫毛工厂。

  尽管假睫毛有一定的技术含量,但投资的门槛并不高。“十万八万元可以投资,甚至五六万元也可以做起来。”王海波说,他来到大泽山镇后,先去30公里外的平度市区周边租了厂房,招聘工人,同时在镇驻地建起了一个小型产品展厅,利用岳父掌握的假睫毛制造技术,开始了人工生产。

  起初,对转行的王海波而言,他并不懂假睫毛制造的核心技术,他所依靠的是岳父之前积累下来的传统制作技术与经验。“光直接粘贴的对毛,就有2000多个款,嫁接睫毛有二三十个款,种植睫毛有二三十个款。”王海波说,“这数千个款式,逼着自己去学习,不掌握技术,可能就被淘汰。”

  在大泽山镇,以3D化纤假睫毛为例,利润只有几毛钱。别看假睫毛的利润少,但出货量大,对假睫毛源头的制造和销售商而言,大出货量的累积是商家赚钱的根本。尽管王海波当年没有赚钱,但也没有失败,除了人工和房租,他还掌握了一些技术。“2018年刚开始从事这个行业,是资本累积阶段。”王海波说,但到了2019年,他的销售额就突破了300万元,2020年突破了千万元。

  王海波的岳父有着近10年的假睫毛制作、管理和销售经验,但岳父工厂里产出的假睫毛绝大多数是常规材料制作的,这些材料主要包括亚克力、3D化纤、炫彩、人类头发等种类。这些种类的假睫毛,已经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流行和使用了数十年。

  “当时我就在考虑,有没有一种新型材料制作出的假睫毛,粘贴在消费者的眼睛上不但要有水貂毛的效果,还要低于市场售价。”王海波说,“价格让消费者接受,还要美观。”

  经过1年多的反复试验,他所研发出的“人造水貂毛假睫毛”成型并向国内外市场推广,同时成为国家知识产权局批准的“实用新型专利”。记者在王海波的产品展厅发现,“人造水貂毛假睫毛”与“水貂毛假睫毛”相比,视觉上基本分辨不出异常,而且价格也只有水貂毛的1/3。

  仅今年1~4月份,王海波假睫毛工厂销售额就突破了600万元人民币。王海波说,照此发展,今年全年的销售额有望突破1500万元,1500万元份额将有很大一部分的销售种类是人造水貂毛假睫毛。

  “如果没有产品上的创造与创新,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,销售额很难突破。”王海波说。如今,不光他感受到了创新带来的利润的飞跃,而此前依靠传统技术进行传统生产赚钱的岳父也感受到了“压力”。

  “去年我申报了3项国家发明专利,今年申报了两项。”王海波表示,这些新专利背后的创造,都将成为未来假睫毛走向国际市场的制胜法宝。

  离王海波展厅不足500米的青岛市长乐星眸睫毛工艺品厂的法定代表人是王培元。与王海波不同的是,土生土长的王培元从2003年就开始从事假睫毛这一产业。

  2003年时,王培元刚满28岁。在王培元的记忆里,当时还是小伙的他,看着别人家开假睫毛作坊赚钱,他也在镇政府驻地租了房子,招聘了几名工人搭起台子生产假睫毛。

  一根假睫毛的直径约0.07毫米,重量甚至可忽略不计的这根假睫毛从半成品到成品,要经历切割、卷毛、定型、上托、质检、装盒等多道工序。起初,王培元只是将半成品假睫毛加工为成品进行国内外销售,随着时间的推移,如今他的企业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“小作坊”。

  王培元成为业界“大佬”,源自他对质量的认真。如今的他仍像创业之初,每天会亲自去车间巡视,把控质量。“你这个假睫毛装反了。”他一脸严肃地走到一名职工的身边,告知他,“要按照质量标准执行,不要觉得产品进了盒子就万事大吉了,产品的装填顺序也是质量。”

  历经18年的发展,王培元工厂的工人已达近百人,随着规模的扩大,意识到力不从心的王培元将大学毕业后做外贸工作的女儿“拽”了回来,让女儿参与公司的外贸销售。

  “女儿懂外语,而且又有外贸工作的经验,她到我身边对于公司而言是‘锦上添花’。”王培元说,如今,他生产的假睫毛不但在欧美日韩出售,还销售到非洲等一些国家,每年产值超过千万元。

  除了传统的海外直销,如今的王培元开始重视网络销售。“网络销售主要由女儿进行,这点她是行家。”说这些时,王培元笑了。

  崔家疃村原支部书记卢艳告诉半岛全媒体记者,早在1970年前后,村里有个村民在青岛从事外贸工作,工作过程中他发现假睫毛是一个潜藏的大商机,于是他就将这一项目引到村里,进行集体生产。

  大泽山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主任王淑芹告诉半岛记者,截至目前该镇假睫毛个体经营户已达千户,覆盖40多个自然村,年产值可达40余亿元。以有着350户村民的东高家村为例,该村目前有200多户村民从事假睫毛的生产、加工与销售。

  “年总产量1.2亿副对毛,133万盒嫁接睫毛,全国产量的80%,全球市场份额的70%都来自大泽山镇。”王淑芹说,假睫毛产业如今已经超过了闻名遐迩的大泽山葡萄,大泽山镇也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天下假睫毛第一镇”。

  “大泽山葡萄每年总产值约7亿元人民币,小小睫毛产值约是葡萄产值的6倍。”王淑芹说,“睫毛虽然是‘假’的,但市场却是真的,是大的,假睫毛已经成为镇经济的支柱产业。”假睫毛产业兴起的背后,带动了其他产业的蓬勃发展。如今的大泽山镇,已形成了涵盖设计、定制、加工、包装、销售、物流、外贸等完整的假睫毛产业带。不足6万人口的镇,光这一产业就带动了6000多个劳动力就业,农村几乎所有30~50岁的妇女都在从事这一产业。

  未来大泽山将依托假睫毛运营中心,打造品牌研发推广中心、产品展示中心、电商中心、睫毛佩戴体验中心、商务洽谈中心、物流中心等6个中心及1处睫毛博物馆,让大泽山这个“天下假睫毛第一镇”再上新台阶。